<ruby id="u83ku"></ruby>

  • <video id="u83ku"></video>
    详情
    分享

    昆明七夕扎堆离婚,1个登记点13对分飞燕,还有带孩子来的…

    石林在线 08-09 16:10 阅读 321


    昨天是七夕

    多少人被塞了一嘴狗粮?


    今天小编来洗洗胃


    昨天,春城晚报-开屏新闻记者从昆明西山区政务服务中心婚姻登记处获悉:

    截至下午4时

    有40对新人前去登记领取结婚证

    也有13对夫妻前去离婚


    这13对夫妻中有12对都比较年轻

    只有一对是50多岁的, 

    还带着10多岁的娃娃来办理手续……


    大家的离婚原因都是感情不和,有妻子指责丈夫一方沉迷游戏、下班回家后不做家务,就躺在沙发上玩手机游戏,喊他也爱理不理的,感觉像陌生人一样,已经找不到恋爱时那么火热的感觉。


    截至下午4时,

    呈贡区有47对新人前往办理婚姻登记,

    有4对前去办理离婚手续,

    离婚者都是40多岁的中年人。


    其实不只是七夕这天离婚,从昨天云南省民政厅发布2009-2018年云南婚姻登记状况分析,10年间,云南结婚率和离婚率发生明显变化,结婚率从8.06‰涨至10‰,到2018年降到7.84‰。

    △七夕登记结婚

    数据显示,2009年以来,我省在人口基数呈逐年递増的态势下结婚登记数从2009年的368215对上升到2014年的470858对,之后逐步下降到2018年378674对。


    2009年,我省的结婚率为8.06‰,此后几年,该组数据一直呈上升趋势,2013年达到峰值,2013、2014年基本持平,2015年起逐渐下降。


    2013年至2018年之问,我省的结婚率由10‰降至7.84‰,离婚率则由2009年的0.96‰逐渐升至2018年的2.23‰。



    结婚年龄


    10年前

    20-24岁年龄段比重最多 


    2018年

    25-29岁年龄段最多


    2013年,经省人大批准,宁蒗、孟连、澜沧、西盟、耿马、沧源6个少数民族自治县执行“男不少于20周岁、女不少于18周岁”的婚龄变通规定。


    数据显示:2009年20岁以下年龄段办理结婚登记1363人,占结婚总人口0.2%,20-24岁年龄段比重最多,占35%,25-29岁年龄段占33%,30-34岁年龄段占14.9%,35-39岁年龄段占7.4%,40岁以上约占9.1%。

    △填写婚姻登记表


    2010年,尽管20-24岁年龄段办理结婚登记的公民占结婚总人口比重依然最高,但占比已经开始出现变化,即从上一年的35%下降至34%。


    2011年,20-24岁年龄段办理结婚登记的公民占结婚总人口比重进一步下降至占32.5%,而25-29岁办理结婚登记的公民已经呈明显的逐年上升趋势,占33%。


    2018年,20岁以下年龄段办理结婚登记占结婚总人口0.1%,20-24岁年龄段占25%,25-29岁年龄段占32%,30-34岁年龄段占15%,35-39岁年龄段占8%,40岁以上约占19.5%。



    补办补领


    2010年

    1954对补领结婚证

    2018年

    增至116491对


    2009年,我省补办结婚登记12对,之后逐年增多,自2012至今,总体保持在1%左右。

    △补办结婚证的杨爷爷和刘奶奶


    就补领婚姻证件来看,2010年,我省补领婚姻登记证1954对,证件遗失1165对,占补领数的59.6%,证件损毁占4.9%,证件变更姓名占16.5%,证件变更身份占0.3%,其他占18.6%。


    2018年,我省补领婚姻登记证116491对,证件遗失54165对,占补领数的46.5%,证件损毁占20.9%,证件变更姓名占13.4%,证件变更身份证占12.9%,证件变更身份占2.4%,其他占4%。



    离婚年龄 

    30-34岁年龄段占比最大,约26%


    2009年,20岁以下年龄段办理离婚登记5人,20-24岁年龄段占5.2%,25-29岁年龄段占19.7%,30-34岁年龄段比重最多,占26%,35-39岁年龄段占22%,40-44岁占13%,45-49占7%,50岁以上约占6.4%。


    2018年,20岁以下年龄段办理离婚登记4人,20-24岁年龄段占23.6%,25-29岁年龄段占19.9%,30-34岁年龄段占26.8%,35-39岁年龄段占18.4%,40-44岁占14%,45-49占9%,50岁以上约占7.8%。


    据分析,10年间,各年龄段离婚人口占比变化较为平稳,期间变化主要是受各年龄段人口比重的影响。但是随着近年经济发展,城镇化进程加快,同外界的沟通越来越方便,人们的思想解放程度也越来越高,婚姻观念变化巨大,数据显示,20-60岁阶段,人们的离婚比例有较大提高,特别是在30到44岁年龄组,离婚人口占比最高。


    中年离婚人口比重上升主要是婚姻观念的改变。目前处于社会转型时期,这个年龄段的人经受了婚姻观念巨大转变的过程,也开始注重追求生活品质,精神生活的充裕;其次,这年龄段的人们所承受的生活和工作压力都较大,巨大的压力容易激化家庭生活中存在的各种矛盾,如果这种矛盾得不到及时有效缓解,就造成离婚增多。



    文化程度

    初中文化离婚较多,从30%上升到37.4%


    数据显示:2009年,我省离婚人群中初中比例占离婚登记人数30%,小学占18%,其他占23.6%,高中占8.4%,大专占8.6%,中专占5.5%,本科占5.2%,比重最小是研究生,占0.2%。


    2018年,比重最大还是初中,但由2009年的30%上升到2018年的37.4%,小学从18%上升到23.2%,高中略有下降,由8.4%下降到7.4%,大专由8.6%到8.4%,中专由5.5%上升到6.9%,本科从5.2%上升到6.2%,研究生由0.2%上升到0.5%。


    据分析,从离婚者的文化程度上看,我省离婚人群中初中、小学占比最高,比重最小是研究生。10年来,离婚登记者文化程度总体上变化波动不大。



    职业构成

    农林牧渔水利人员比例最大

    2018年上升到52%


    系统显示:2009年,我省农、林、牧、渔、水利业生产离婚人员占离婚登记人数的37.4%,国家机关、党群组织、企业、事业单位负责人占3.5%,专业技术人员占2.5%,办事人员和有关人员3.3%,商业、服务业人员2.4%,生产、运输设备操作人员及有关人员3.9%,军人占0.1%,不便分类的其他从业人员46.7%。


    2018年,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我省农、林、牧、渔、水利业生产人员由2009年的37.4%上升到52%,国家机关、党群组织、企业、事业单位负责人由3.5%下降到1.8%,生产、运输设备操作人员及有关人员3.9%下降到2%。专业技术人员由2.5%上升到3%,办事人员和有关人员3.3%由上升到5%,商业、服务业人员2.4%上升到4.5%,军人占0.1%上升到0.2%,不便分类的其他从业人员46.7%下降到31%。


    据分析,从离婚登记职业构成上看,10年来,我省离婚人群中农、林、牧、渔、水利业生产者占比最高,其次是不便分类的其他从业人员。



    婚姻存续时间

    一年内离婚占比89.5%

    2018年1-5年“婚龄”占比最大


    2009年,合计离婚43740对,婚姻存续1年以内离婚39154对,占离婚总数的89.5%。


    2012年,婚姻存续1年以内离婚的由2009的89.4%下降到15.4%,1-5年离婚的占比为20%,6-10年占8.9%,11-15年占5.9%,16年以上(含无登记日期)占49.8%。


    2018年,婚姻存续1年以内离婚的由2009的89.4%下降到7.7%,婚姻存续1-5年离婚的由2012年20%上升到42%,婚姻存续6-10年由2012年的8.9%上升至25%,婚姻存续11-15年由2012年由5.9%上升至10%,婚姻存续16年以上由49.8%下降至15.3%。


    据分析,从离婚者的婚姻存续时间上看,10年来,婚姻存续1年以内离婚的逐年下降,婚姻存续1-5年离婚的由2012年20%上升到42%,婚姻存续6-10年由2012年的8.9%上升至25%,婚姻存续11-15年由2012年由5.9%上升至10%,婚姻存续16年以上由49.8%下降至15.3%。



    离婚理由

    感情不和是主要原因


    2009年,合计离婚43740对,因感情不和离婚的占85%,因经济困难、第三者插足、两地分居、不良生活习惯、婚前缺乏了解、家庭纠纷等占0.2%,其他原因占14.8%。


    2018年,合计离婚107499对,因感情不和离婚的107253对,占99%,因经济困难、第三者插足、两地分居、不良生活习惯、婚前缺乏了解、家庭纠纷等其他原因占1%。


    据分析,因感情不和离婚的占比最大,2009年占85%,2018年占99%。因经济困难、第三者插足、两地分居、不良生活习惯、婚前缺乏了解、家庭纠纷等等其他原因离婚的占比最小,2009年15%,2018年占1%。



    10年间

    云南结婚率由升转降

    背后隐藏什么原因?


    云南省民政厅相关人士分析,这主要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信息化水平提高,更多年轻人看到了外面社会的变化,了解到世界的发展,晚婚、不婚等现象越来越常见,社会包容度也在提高,婚姻不再是唯一的选择。


    此外,城市化进程也是影响结婚率推手。大量人口涌入城市,在带动经济发展的同时,也推高了生活成本,加剧了市场竞争。经济发展水平提高、结婚率反倒走低,这在全球都是一种趋势。


    结婚登记数量逐年下降还与初婚平均年龄逐年增大有关,如,人口受教育程度的增长,推迟了结婚时间;居民的生活观念发生变化,随着我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、社会消费业态的发展,部分适婚年龄人群开始更加追求实现自我价值;近年来部分地区的高房价,导致结婚成本增长,从而对结婚率的下降和结婚年龄段的增长有间接影响。


    来源:春城晚报


    喜欢此文章就给TA打赏~

    城市通
    幸运飞艇论坛